母婴护理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育儿呵护

江苏幼儿玩具投标风波

本文作者:母婴护理网 更新时间:2019-09-01 10:00:01

  “第一中标人,温州华夏!第二中标人,南京万德!”

  南京国际展览中心M2层255会议室里的这一声宣告,让苦苦等待了一整天的人们突然沉默了,几秒钟后,人群哗然。

  扬州米奇妙玩具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钱学华第一个弹了起来,愤怒地往楼下冲去,楼下大厅里,陈列着20多家玩具厂商的大小型玩具器械样品。

  “这个样品不能拆!”钱学华大声喊着,“让大家来看看,他们凭什么中标!”

  不一会儿,大厅里就聚满了人。这已经是2009年9月8日傍晚,天色已渐渐黑了。

  根据江苏省省级机关采购中心主任尹存月和采购中心内审室主任尹量君的描述,当时有两三家扬州的企业主闹得特别厉害,特别“张扬”,阻止中标企业拆装样品不说,还差点动起手来,华夏公司的人害怕被打,就报了警,后来警察来了,媒体记者也来了。

  这起半年多前的招标工作,风波至今未能平息。

\

  “不可思议”的中标结果

  在江苏宝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军勇、扬州东方娃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正云、江苏玉河教玩具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邰雨和等人的记忆中,这个结果当时让人难以置信––––在大家一起装样品的时候,他们几乎是带着嘲笑的语气说起自己的竞争对手温州华夏公司:大型玩具体量很小,还不及有的公司展品的一半大;招标文件上要求是安全地垫,他们铺的是一块人工草坪。

\

  杨军勇告诉本刊记者:“我们可以理解招投标中有潜规则,但也得是‘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的概念,你的东西至少得差不多过得去。像这样的结果,让人难以接受。”

  钱学华则觉得,来参加一次投标,从样品到运输,谁不花大把的时间和金钱,这样貌似“内定”的结论,把大家都忽悠了。

\

  作为合格幼儿园项目工程负责人之一的江苏省教育厅计财处副处长沈九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在开标前也去展厅看过展品,只是要避嫌没有介入评审工作。他说:“对于这个结果,我们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毕竟我们也是外行,得尊重专家的结论。”

  然而,中标企业温州华夏游乐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利群对这些说法并不认同,他告诉本刊记者,当宣布中标以后,江苏企业就开始闹,等他下楼去收展品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展品搞得“乱七八糟”,故意破坏掉一些地方来拍照取证。但是他对这些企业主的“闹事”表示同情和理解,他说:“这是有史以来,行业内最大的一个标,就在家门口的企业没中标,被外地企业中走了,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

  一直到了9月9日凌晨一两点钟,现场的混乱状况才基本消停,当日白天,不服气的企业主又到了省级机关采购中心等部门“要说法”。9月17日,采购中心的答复认为招投标过程没有违规,结果是公正的;企业主又将采购中心投诉至江苏省财政厅,11月15日,财政厅的投诉处理决定书支持了采购中心的结论。8家企业又将一纸行政复议申请书投递到了财政部条法司⋯⋯

  “稀里糊涂”的评标专家

  “当时一确定华夏公司为第一中标人,我就预感到可能会闹起来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会闹得这么大。”担任这一轮招标工作评审专家之一的采购人代表、江苏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处副处长赵桂丽对本刊记者说。

  赵桂丽做过多年的幼儿园管理工作,算是幼教行业的专家,但是参加这次评标却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而正是这第一次的尝试,成了她自己所谓职业生涯中的一大“败笔”,过程让她觉得特别窝囊,结果让她觉得特别委屈。

  她告诉本刊记者,如果她没有参加整个评标过程,而像其他同事那样直接看到结果的话,她会得出“这是腐败”的判断结论,但是当她参加完整个“非常严格非常规范”的评标,她认为问题出在“招投标的法规政策和评标程序需要完善”。

  这一次的招标与以往不同的一点是,因为政府采购中心的专家库里面缺乏幼儿玩教具类的专家,因此7位评审专家里有4位都是从全省各级教育系统中抽调出来的幼教工作者,从未有过招标参评的经验,对招投标的相关法律政策及程序规则并不是十分了解。其中赵桂丽和江苏省教科院幼教所的研究员尹坚勤是作为采购人代表专家参评,南京市小西湖幼儿园的园长王休慧和镇江市润叶区教育局的幼教高教周正红是从主管部门上报的幼教专家名单里临时抽取。

  王休慧告诉本刊记者,她接到通知电话的时候感觉非常突兀,真的是“稀里糊涂”就去了。她在电话里跟人说不知道招投标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对方告知去了就知道了,会有标准照着打分就行。

  南京体育学院运动人体科学系的系主任孙飙和另一位评审曲丽萍一样,是专家库里抽调出来的体育运动专家,有过许多次招标经验,他告诉本刊记者,他也是提前一天接到的电话通知,第二天去集合的时候还一时半会儿没找着地方,迷路了。

  2009年9月8日一大早,专家们集合后被组织到了南京国际展览中心。到了以后,他们被按照项目分好组,然后就进到评标会议室里围着大圆桌开始看标书。在这个会议室里,除了7位专家,还有尹存月和尹量君、纪检人员和公证处人员现场监督。

  赵桂丽告诉本刊记者,因为标书太多了,有的一家就是几大本,二十多家的标书根本看不完,采购中心的组织者两位尹主任就将专家们分为2到3人一组,大家“分工”看标书,每人负责几个公司的,“包产到户”,拿着招标文件的标准对照标书打分。比如说一位专家作为把关人,给一家公司的某几项评分为满分,那么其他所有专家都信任这个结论,也给这家公司的这几项评分打满分。

  一直到对本刊记者陈述的时候,赵桂丽亦不清楚此项操作违背《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招标投标管理办法》第五十二条“评标时,评标委员会各成员应当独立对每个有效投标人的标书进行评价、打分,然后汇总每个投标人每项评分因素的得分”的规定。

  中国教育学会教学仪器设备专业委员会理事、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徐振才告诉本刊记者,这类“分工打标书分”的做法是属于严重违规。

  “走马看花”

  在整百分制里,标书部分有60分的分值,包括30分的价格分、节能环保和自主创新的5分,项目实施方案及验收方案占9分,产品质量保证及服务承诺8分,投标人业绩、财务状况及综合实力8分。在这部分得分里,温州华夏公司便遥遥领先。

  体育专家孙飙告诉本刊记者,华夏公司的标书还有“功能说明”,非常周到,是其他许多公司都没有的。

  只审阅标书一项,就花费了专家们将近一整天的时间,中午有人送来盒饭,他们在会议室草草吃了,下午接着看,看得“头昏眼花”。天都开始转暗的时候,标书部分评审完毕,评审小组成员下楼查看样品,楼下的展厅里,各家投标人的玩具器械已经安装陈列在那里一整天了。

  体育专家孙飙用“走马看花”来形容样品部分的评审鉴定。以至于他在华夏公司展品的位置,并没有注意到后来被各厂商投诉的那些缺陷和瑕疵的细节。但从体育运动的角度,他与曲丽萍一样,对华夏公司的样品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其“体现了幼儿运动的先进理念”。

  赵桂丽也告诉本刊记者,整个看样品的过程很匆忙,时间很紧凑。华夏公司的样品放在最后的位置,他们的大型玩具体量比较小,但是小玩具特别多,散在地上。走到最后这里的时候,大家也都比较放松了,进入场地开始玩起来。两位体育运动专家不约而同地盛赞这家公司展品“理念先进”,设计上很有想法。作为幼儿园园长的王休慧听了也觉得蛮有道理,她从实用性角度,觉得有这么多玩具可以玩,挺好。

  只有作为采购人代表的赵桂丽当时就发现了华夏公司样品的许多缺陷,像草坪的问题、秋千的问题⋯⋯她当时说出来,但是似乎并没有得到大家的积极响应。

  赵桂丽告诉本刊记者,她觉得很遗憾甚至很没趣的是,作为采购人代表,作为评标专家,她在结果出来之前,一直没能说上话,没有能发表自己的意见。

  尹存月和尹量君告诉本刊记者,整个评标过程完全严格合法。关于投诉人举报的华夏公司样品的那些缺陷,经专家认真讨论,不作为“重大负偏离”。

  扬州米奇妙公司的总经理钱学华之所以在当日比其他人更气愤,是因为他在中途的时候,就被宣布为废标。

  根据评审记录,9月8日中午11点55分,专家组将钱学华叫到评审现场,跟他确认他送交的标书里面,没有按照要求提交有年检的营业执照副本。

  钱学华告诉本刊记者,他当日提交的是营业执照的正本,但是年检章都是盖在副本上的,当日他亦携带了营业执照的副本要求当场提交以证明自己的工商资料合法。但是评审专家并不接受,告诉他“你不用解释”。

  江苏省财政厅采购处处长吴小明告诉本刊记者:“他只说他提交的是正本,但是他没有年检他不说。”尹量君也向本刊记者确认,米奇妙的副本也是没有年检的,是过期的。当财政部条法司在询问这一废标原因时,他们亦做如此解释。

  然而,根据本刊记者对其工商资料的核实,米奇妙在扬州市宝应工商行政管理局年检的时间为2008年12月3日。且米奇妙公司还参与了这一次教育厅采购的其他项目的招标,并中标签约。

  神秘人物

  江苏玉河教玩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邰雨和告诉本刊记者,大型玩具如此规模的招标,在江苏省还是第一次,也是许多年都难以遇到的一次。因此,从公布有这个计划以来,行业内的厂家都在密切关注着,也做着激烈竞争的准备。

  他回忆说,大概在招标前的几个月,有一个叫张耀辉的人来找到他,向他表示,自己有“内部关系”,能够保证拿到这个标,因此跟他谈判来做他的“代理”。

  “我当时没有相信他。”邰雨和说,“因为有许多做代理的人,都会号称有这样关系那样关系,并不可靠。”

  而据当时参加其他项目评标的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有一个叫张耀辉的人,也去找过位于温州的奇特乐、华夏和凯奇三家毗邻的公司。奇特乐公司因为顾及大公司的声誉,嫌张要求的“返点”太高,这样无法保证产品质量而拒绝,华夏和凯奇则接受了。

  当本刊记者在江苏省教育厅采访,教育厅的采购人代表详细讲述整个招投标历程的时候,亦提及“张耀辉”的名字。

  赵桂丽说:“我们后来跟华夏在谈判的时候,我有问到他们,为什么标书做得这么完美。对方回答我说,标书是张耀辉做的⋯⋯”

  沈九林听到“张耀辉”的名字则表示很惊讶,向本刊记者表示认识此人,但从未听说他与本次招投标有什么关系。

  沈九林所说的张耀辉,曾经是上海体育学院的教授,后来在南京经营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并没有参与本次招标。

  华夏游乐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利群对本刊记者承认,标书的制作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事,要吃透招标文件的要求。所以,他们的标书是委托别人加工的,所以做得很漂亮,但是至于找的谁,他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履约问题

  赵桂丽参加这次招投标工作以前,也觉得政府采购问题很多,经常是好东西招不进来,连她自己都觉得里面总有猫腻。但是亲身经历了一次之后,她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她认为这是程序和规则上出了问题。整个过程看起来似乎完全严格合法,没有任何关系人情在里面,采购中心的工作人员也相当的认真负责,然而,专家能裁量的空间却很小,换了任何一个专家下来,都不会改变这个结果。一个公司能中标或者不能中标,也太偶然了,比如说让教育厅很满意的万德公司,就差点没能中标,因为一个专家后来指出他标书里的一个缺陷,一个人扣分就是7个人扣分,一下子几十分就拉了下去。

  在这种被描述为“应试教育”一般的招标里,做标书是件技术活。沈九林也对本刊记者说,江苏省自己的企业不应该光是闹,还是要找出自己的不足,跟人学学,怎么人家的标书就能做得那么好。

  但是投诉的企业主并不认可这些说法,他们依然觉得其中定有蹊跷。并告诉本刊记者,在招标的时候,就能看出些端倪,不止是户外大型运动器械这个项目,包括像木质桌椅项目,招标文件设置上就有问题。按照招标文件的价格、时间等要求,一般厂家根本没有利润,也不可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交货,因此多数人放弃了竞标。如果这里面存在“钱权交易”,那么在履约的时候,必定会有偷工减料的现象发生。

  2010年3月中旬,在合格幼儿园建设工程招标项目履约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本刊记者对扬州、盐城、南通等地的多家农村幼儿园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的结果是:第一中标人华夏公司在经历质疑、投诉、多次谈判和考察、监督之后,送到的货物基本按照后来提交的样品完整送到并安装了,倒是第二中标人万德公司有一些遗漏的部分。比如说,看起来边缘化但是造价不菲的安全地垫。

  比如说,扬州市宝应县是属于万德公司送货的标段,宝应安宜镇三里幼儿园园长梁启巧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并不知道大型户外运动器械还有安全地垫,厂家给他们送来安装的时候也并没有这个东西。宝应县望直港镇中心幼儿园的园长潘久兰则对本刊记者说,她是2009年11月接到的电话通知,要求她们自己准备好安全地垫。

  木质用具的履约状况则更甚:在盐城市盐都区楼王镇郭猛幼儿园、南通市胡集镇中心幼儿园等地方,本刊记者看到,小朋友们使用的木质桌椅连油漆都没上完,也没有防滑垫,木质柜子使用了大量三合板––––这是沈九林副处长告诉本刊记者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三合板里面含甲醛,会致癌,所以按照要求必须是实木。

  然而,不管是省财政厅,还是省教育厅,都对本刊记者表示,没有发现履约中存在任何问题。

  专家建议

  中国教育学会教学仪器设备专业委员会理事、上海市政府采购咨询专家徐振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就他所了解的情况是,教育口的政府采购,从招投标到履约,都缺乏严格的规范和完善的制度管理。

  他的建议,首先是需要建立省市教育技术装备咨询服务的部门,从标书的制作到产品的验收,提供标准化和专业化的监督和服务,这就类似于建筑业的监理单位一样。这样表面上看是增加了投资,但节约的成本却可以是巨大的。

  然后是招标过程中,需要搞样品,并且样品是核实标书的第一证据。他说,标书的许多东西,从财务报表到业绩,都是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核实的,各种“认证”,现在也是花钱就可以买到的,产品到底好不好,还是需要用实物说话。

  第三,是建立黑名单制度。他说,现在从业主、专家,到采购公司,可以被“公关”的环节太多,只要有一个环节被“搞定”,就不能保证招投标的公平。必须要加强监督和处罚的力度,增加违法违规的成本,才能遏制各类贪腐行为。比如说,对专家,对企业,都设置黑名单,一旦发现有问题,即永久失去参与资格。

本文链接:江苏幼儿玩具投标风波

上一篇:每滋婴幼儿益生菌米乳 益生菌护肠好营养不流失

下一篇:江苏开元加入中国玩具展 深度拓展外销市场

友情链接:

大悲咒全文 心经唱诵 线上念佛